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大刁民 > 第兩千零八十七章 報應該來了
  莊園外,庫德里亞什面色平靜地看著硝煙騰起的莊園,身旁除了兩名出身東歐某國特種部隊的保鏢外,便也只有一名眉清目秀的年輕華夏男子。

  看著庫德里亞什的手下相繼沖入莊園,朱瑾瑜的面色卻依舊凝重,垂落在身體兩側的拳頭緊緊地握著。

  “放松,我親愛的朋友,剛剛已經跟我安排在里面的人確認過了,里面最多十來個個,這還包括了車爾尼的那兩名小情人,放心吧,戰斗會以你想象不到的速度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庫德里亞什用余光掃了身邊的年輕人一眼,他看得出,這個年輕的華夏人也是見過血的,此時他這般緊張,大體上也還是因為此時身在莊園里的某個人吧,“放心,我庫德里亞什絕對不會食言,到時候把你要的那個人交給你,你想如何處置都可以!”

  朱瑾瑜沒有回答,他的全部注意力都仿佛集中在前方的戰事當中,庫德里亞什也不以為意,笑了笑,繼續欣賞著莊園里傳來的槍炮聲,眼見著那些硝煙籠罩著整座莊園,那張瘦長馬臉上的笑意更顯得有些意味深長:“這一刻我等了很多年了!”

  仇恨總是很容易便能讓人的血液沸騰起來。只看了片刻,庫德里亞什和朱瑾瑜的雙目便幾乎同時變得赤紅起來

  在這世上很多人都覺得自己是螳螂的時候,實際上卻是蟬。

  庫德里亞什緊握著雙拳,他很清楚這件事的利害關系,老謝爾蓋在俄國地下世界的影響力遠遠超出了尋常人的想象,他在老謝爾蓋麾下待過許久,所以對于此次行動的后果是心知肚明的,但對車爾尼的仇恨遮住了理智。

  槍炮的巨烈轟鳴聲讓他內心在沸騰,他已經忍不住在想象,待會兒夙敵車爾尼跪在自己痛哭求饒的模樣。

  “親愛的朱,如果待會兒能活捉你那位對手,你想過如何處置嗎?”庫德里亞什嘴角微微勾起,瞇眼望向炮火紛飛的莊園。

  “我不要活的,只要尸體。”朱瑾瑜幾乎斬釘截鐵地說道。

  庫德里亞什卻絲毫不覺得詫異,只是淡淡笑了笑道:“你很怕他。”

  朱瑾瑜反應很平淡:”很多人都很怕他。”

  庫德里亞什道:“我打聽過,他有個很可怕的綽號。”

  朱瑾瑜深吸了口氣道:“對于很多人來說,他跟死神沒有什么區別。他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死很多人。”

  庫德里亞什點點頭:“很遺憾,這樣的人不是我們的朋友而是我們的敵人。”

  朱瑾瑜淡淡一笑:“他這樣的人,你覺得會有朋友嗎?”

  庫德里亞什笑道:“不是沒有,而是跟他作有朋友,需要相當的膽量和能力,就比如……謝爾蓋……”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有些飄乎,似乎那些崢嶸歲月的畫面就近在眼前。

  莊園內,庫德里亞什的人馬將戰線不斷往內推進,車爾尼的人邊打邊退,但即便庫德里亞什一方有強大的火力優勢,也仍舊沒有在他和

  朱瑾瑜的預想時間范圍里結束戰斗。

  一種不安的情緒在朱瑾瑜內心深處緩緩發酵,這種感覺就好像在京城他與李云道交手時的中后期,似乎自己的每一舉一動都在對方的預料范圍內,因而幾乎處處受制于人。

  庫德里亞什聽著里面的槍聲,也微微皺起了眉頭,他也意識到事情似乎進展得沒有想象中的那般順利。

  “里面情況怎么樣了?”庫德里亞什拿起無線通訊器詢問道。

  “先生,抵抗很頑固,車爾尼的人手里有重型武器,我們損失不少人手,但還是攻不進去!”通訊器里傳來手下得力干將的聲音。

  庫德里亞什的臉色瞬間便凝重了起來,眉頭緊鎖,尋思了片刻后道:“情況不太對!”

  而后,他轉身看向朱瑾瑜道:“你確定里面只有車爾尼和你的那個目標人物?”

  朱瑾瑜搖了搖頭:“雙子城是你的地盤,誰在里面,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庫德里亞什拿起電話往俄國那邊打了個電話,而后變色大變,愣了許久后,才突然拿起通訊器:“撤退,全員撤退!”

  聞言,朱瑾瑜大吃一驚:“現在撤退不是功虧一簣了嗎?”

  庫德里亞什陰沉著臉不說話,過了良久才道:“我們的協議,到此結束。”

  朱瑾瑜皺眉道:“什么意思?”

  庫德里亞什冷冷道:“沒什么意思,莊園里有你和我都惹不起的人。”

  朱瑾瑜也是聰明人,一聽便知道發生了什么,隨即也驚訝道:“你懷疑老謝爾蓋也在里面?”

  庫德里亞什沉聲道:“不是懷疑,是一定。”

  朱瑾瑜便知道庫德里亞什應該在老謝爾蓋身邊還安插了一些人手,此時得到消息,自然是信心大減。而后,他不怒反笑:“庫德里亞什先生,你覺得現在撤了你的人手,以你那位老東家的脾氣,就真的會放過你嗎?”

  庫德里亞什對老謝爾蓋的恐懼是寫進骨髓里的,因為只有跟過老謝爾蓋的人,才知道這個執掌俄國地下世界的黑道巨擘有多么恐怖。

  他搖了搖頭,幾乎是用低吼著的咆哮聲說道:“難不成,你覺得就憑你和我的這點人手,有把老謝爾蓋干掉?”

  朱瑾瑜心中也有一絲懊惱,但此時卻也不得不慫恿身邊的庫德里亞什道:“可是,里面他們的人的確只有十來個,咱們的人手是他們的十倍還多,武器也不缺,難道你覺得這樣還弄不死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還是說,你在內心深處就害怕他?”

  庫德里亞什張了張嘴,但眉頭卻皺得更深了。人都是有慣性思維的,就如同庫德里亞什對老謝爾蓋的恐懼,此時被朱瑾瑜一語道破天機,庫德里亞什的眼神瞬間變得如同狼一般嗜血。

  就連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他害怕那個在俄國地下世界叱咤風云的老人,害怕那個他曾經親眼看到一刀一刀割下人肉的黑道大佬,害怕那老人如同獅子一

  般的眼神。他是狼,但面對王者,哪怕那是一個已經行將就木的老人,他也不得不收起在別人面前的猖狂夾著尾巴做人。但是他也知道,朱瑾瑜說是很對——眼下這是一個干掉老謝爾蓋的最好的機會。

  他的拳頭緊握著,指甲深深地嵌入了手掌心中也不自知,甚至唇角都微微有些顫抖。

  朱瑾瑜也沒有去打擾他,只是微笑在在他身邊站立著,壓下心中的不安,微笑打量著莊園里仍舊在不斷騰起的硝煙。

  終于,過了一會兒,只聽庫德里亞什咬著牙,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一句話:“給我打,里面的每一個人都得死!”他終于作了這個決定,因為他突然想明白了一點——平穩許久的俄國地下世界,也許的確需要來一場嶄新的自我革命。只要老謝爾蓋一死,江對岸至少有三個州能落入自己的手里,這其中的利益并不是蟄伏在雙子城這里做些小打小鬧的小生意便可以比擬的。

  瘋狂的人是沒有任何理智可言的,受了朱瑾瑜蠱惑,加上利益的誘惑,庫德里亞什終于做出一個足以讓他后悔終生的決定。

  莊園的別墅內,老謝爾蓋不動聲色地給李云道又倒了一杯伏特加:“李主任,有沒有覺得在這樣的環境里,我們的伏特加才更有味道!”

  聽著外面密集的槍炮聲,李云道面色如常,笑著跟老謝爾蓋碰了杯才道:“的確,酒不醉人人自醉,這槍炮聲雖不如貴國的名曲,但也也別有一番滋味!配上這伏特加,的確是很有些鐵血的味道。”

  李云道也沒有避諱身邊的老謝爾蓋,拿出隱形的通訊器問道:“外面情況怎么樣?”

  戰斗一開始便已經退到一旁的山坡上居高臨下的周樹人伏在草地上,手里拿著望遠鏡道:“抵抗得很辛苦,畢竟對方十倍于莊園里的戰斗力量。不過外面只有幾個保鏢,對了,還有一張熟面孔。”

  “哦?”李云道來了興致,“不會是朱家的那位年輕人吧?”

  周樹人道:“看來那個俄國人是被朱瑾瑜策動的,他是沖著你來的。”

  李云道笑了笑道:“那看來,今天是時候把他留在這兒了。京城那邊來消息了嗎?”

  周樹人道:“兩分鐘前剛剛傳來消息,刑偵那邊已經通過監控確認,兇手就是朱瑾瑜,但因為他的身份比較特殊,還沒有公開。”

  李云道微微一笑:“只要證據確鑿,那便問題不大了。”

  周樹人憨笑道:“現在就動手嗎?”

  李云道嘆息一聲道:“報應來得還是有些晚了。”頓了頓,他才又接著道,“告訴澹臺學君,可以動手了。”

  周樹人愣了一下:“澹臺學君在附近?”

  話剛落音,便聽得身邊一個聲音傳來:“你找我嗎?”

  周樹人詫異回頭,只見澹臺學君一身戎裝站在龍五身旁,身后數十名二部高手摩拳擦掌。

  “你們早就知道了?”周樹人不解地問道。
你的逆袭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