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秀小說網 > 超級保安在都市 > 第3189章 獨一無二
  燈光照亮了廣場,那些靈尊民眾們齊聲念道:“乾坤當當,鬼神明明,我等殘軀,愿奉光明!我等殘血,愿祭先靈。”

  整個靈尊世界里,這些歃血的誓言響起,最后形成一股恐怖的信仰之力,朝著流浪圣殿涌去。

  城池之中,各方城主,以及手下高手,全部朝龍都飛去。

  這一刻,那禁止飛行的命令全部取消。

  帝國天舟,這一刻全部的武裝力量都得到了集結。

  而且,風云閣中,還有神秘的力量未出現。

  地球之中,羅軍找林峰問了龍女的女兒阿青的狀況。令羅軍感到驚喜的是,阿青目前情況很不錯,已經開始修煉神魂,而且達到了大成的地步。只等去度過雷劫了……

  而度雷劫的方法,就是陰陽雙修。

  羅軍告訴了林峰這個法子。

  林峰聽后,卻是陷入了沉默。

  在他遠走的這幾年里,許多的個孤寂的夜里,都是阿青在陪他說話。

  阿青有阿青的經歷,林峰有林峰的經歷。兩個孤獨的人,時間久了,不可能沒有感情。

  羅軍離開之后,林峰飛離了皇城,到了一處海島上。

  月正當空。

  阿青從魔典里飛了出來,如個小精靈一般。

  她坐到了林峰的身邊。

  林峰深吸一口氣,然后向阿青說道:“度雷劫的法子,你也知道了。我不可能跟你雙修去度雷劫,那是對我妻子的一種背叛,我們的友誼,也就到此為止吧。我想著,你去跟我三弟吧。他經驗豐富,定可以幫你度過雷劫。”

  阿青愣了半晌,隨后,淚水頓時就涌了出來。“你當我是什么了?我不需要度什么雷劫,也不要再跟著你。”

  她說完之后,便身形一閃,直接離去。

  林峰并沒有去追。

  在這個夜晚,他想起了葉紫清,想起了女兒。

  這么多年過去了,那種痛苦,每每憶起,居然絲毫沒有減弱。

  那種難受,就像是有螞蟻在啃噬他的心。

  就像是無法呼吸,覺得整個天地都是牢籠,壓抑得讓人要發狂。

  那海域之中,自也有神通者。

  阿青修煉到了神魂大成的地步,不懼日光,不懼陽剛,可凝練成形。

  但她現在還是太弱了,這樣的靈魂對于修道者來說,是美味可口的食物。

  就在阿青飛出千余里的時候,海域中,一個叫做紅河老怪的家伙突然竄出。

  那老怪修為乃是虛仙,他知道地球有劫數,為了躲避劫數,便一直深藏海底。

  此時,眼見四下無人。

  紅河老怪又看到了這阿青,他立刻貪心大起。

  那平靜海面上忽然爆出巨浪,跟著,一只巨大的手印朝著阿青攝拿而來。

  阿青只覺眼前一閃,隨后便被一股巨大的法力包裹住。

  她驚駭失色,卻又動彈不得。

  紅河老怪抓了阿青,迅速朝那海底而去。

  他在海底有一個法器,法器里面是一座行宮。

  紅河老怪正要逃走,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傳來。“你敢抓她?你是在找死!”

  這下便輪到紅河老怪驚駭失色了,他定住身形,掃視四方,顫聲道:“何方神圣?快快現身?”

  他話一落音,眼前便就出現了一道虛空之門。

  從門中走出一名黑衣男子。

  這男子看起來不過三十來歲,但他一身黑衣肅穆,猶如死神一般。

  這男子,正是林峰。

  紅河老怪看不出林峰的修為,但憑直覺,便就知道,眼前的人絕不是自己惹得起的高手。他立刻放開阿青,跪下求饒,道:“大仙饒命,小人眼拙,得罪了大仙的朋友,罪該萬死,罪該萬死。請大仙給小人一條活路,小人愿意為大仙做牛做馬,做豬做狗。”

  “滾!”羅直接對紅河老怪說道。

  若是換做以前,他就殺了。

  但現在,他漸漸開始收斂殺心。

  紅河老怪走后,阿青看到林峰,眼眶再次一紅。

  但她轉身就再飛走。

  等她飛出了海面,在空中飛行的時候,林峰也出現了。

  林峰根本就沒有動,但阿青無論怎么飛,卻都無法飛出林峰的一米范圍之內。

  “對不起!”林峰對阿青說道。

  他這一生,很少說這三個字。

  阿青的心兒頓時就柔軟了下去,她知道,林峰能說出這三個字,已經是太不容易了。

  她那里還能狠心繼續和他鬧別扭呢。

  阿青聽林峰說過他的過往。

  所以,她非常了解林峰。

  阿青停下了身形,她看向林峰,楚楚可憐,問道:“你還要不要趕我走?”

  林峰低垂眼眸,說道:“阿青,你知道的,凡是和我走的太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阿青說道:“我都已經成了這孤魂野鬼了,我還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不許你再提讓我去和別人怎樣怎樣。我知道你心里有你妻子和女兒,但我們可以永遠做朋友。”

  林峰終究還是拒絕不了阿青。

  他默認了下來。

  他內心深愛妻子和女兒,但常伴青燈之時,身邊有那么一個阿青在,便也如痛苦窒息之中,尚有一絲空氣流淌進來。讓他不至于那般絕望和難受。

  阿青的身世從小也是苦痛,所以當初,她遇到風上忍,便輕易就托付了終生。

  但風上忍,終究是所托非人。

  后來她已經察覺到風上忍的一些做法是讓她很不舒服的。

  如今,她和林峰有這么幾年的相處,她已經完全明白林峰的苦與痛。林峰身上的某一種癡讓她無法自拔。

  一元之舟之中,已經進入到了高度戰備的狀態。

  可以說,隨時都能迎接戰斗了。

  軒正浩時刻都在準備,也一天開三次大會,想要將各種陣法,力量彌補到完美狀態。

  這一日,軒正浩開了高層會議。

  所謂高層會議,就是造物境以上的高手全部參加。

  在張道陵的道觀里,大會順利舉行。

  到會的造物境高手多達六十余位。

  這在以前來說,真是天方夜譚。

  之前的地球上,連一個造物境高手都難以尋摸出來。

  但現在,軒正浩卻聚集了這般多。

  以前難以尋摸出來,卻不代表地球沒有。起碼一個玉清世界里就有很多。

  另外,各大宗派的太上至尊們,那里也有造物境高手。但都是不敢現身的。

  如今,地球的規則在變化,在加速孕育高手。

  所以,那許多的太上至尊們本來難以突破,都在這幾年紛紛突破。

  規則也開始善待他們。

  這是時局不同了,有些規矩,自然也會不同。

  不過如今,玉清世界并沒有參與進來。

  還有佛界,龍界依然大門緊閉。

  很顯然,地球中還有很多的高手沒有參與進來。

  很多修士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擇了明哲保身。

  軒正浩已經盡可能的去搜羅高手過來了,但他也沒辦法去將所有高手請來。

  大會上,軒正浩為首,他面向眾高手說道:“我知道大家都很疑惑,到底我在懼怕帝國天舟什么。今日也不妨在跟大家細細討論……帝國天舟的優勢與我們的劣勢分別在那里。帝國天舟的優勢在于,他們是破釜沉舟。一旦星主毀了他們的帝國天舟,他們的民眾就是無家可歸。這批靈尊,擁有眾志成城之心。他們的祖先當初被宇宙大帝逼走,流浪在外數千萬年。他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找回家園。而我們呢?我們這邊是什么情況,大家心里很清楚。”

  “也許,當帝國天舟被毀時,那些民眾都已經死了。”云化影沉聲說道。

  軒正浩說道:“如果真的都死了,那就沒什么疑慮了。帝國天舟的高手們,未必就要來奪取地球了。他們這些高手不一定要靠地球的。但這種可能性,不大。他們必然會有各種應急措施的。我們要清楚,他們準備了至少數百年了。他們的計劃是周密的,若不周密,不可能會先派人到我們地球來潛伏。”

  那羽化門掌教蕭逸說道:“如果按照不樂觀的說法,萬一星主的眾星殿毀了,而帝國天舟還完好呢?”

  軒正浩一笑,說道:“那就更簡單了,大家基本上不用多做考慮了。樹倒猢猻散,各自逃命吧。他們的目標也不在我們,我們直接逃走,活著的機會很大。”

  “總之,如果帝國天舟是完好的,我們就算是所有修士眾志成城,萬眾一心,那也是死路一條。”軒正浩說道。他頓了頓,又道:“在座各位,都是我們地球上如今存在的,頂尖的高手。帝國天舟的高手為了兩千萬民眾,可以不惜死戰。我們為了地球億萬黎明,更沒有退縮的可能性。地球是根,我們這些人離開了根,一時半刻不會有事。但長久下去,必然會有問題。”軒正浩說道。

  這時候,九幽天帝說道:“如果帝國天舟被毀,那說明他們的世界之力也沒有了。但,軒皇你還有世界之力在身。我們會敗嗎?”

  “對啊!”眾人立刻覺得信心大增。

  軒正浩沉聲說道:“世界之力的確是獨一無二,至高無上的力量。但我有預感,他們準備好了東西來對付我。現在,我還猜不出來是什么力量。”

  一切,都要拭目以待了。

  最后,軒正浩說道:“在座諸位,我軒正浩在此,今日召集大家,是想要立一個血誓。這個血誓很殘酷,不想立的,可以退出。但若立了血誓,如有違背者,不等誓言應聲,我軒某便會先下殺手!”
你的逆袭计划